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式神美少女和无良少年](1-13)
[式神美少女和无良少年](1-13)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天天啪免费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式神美少女和无良少年
 

 
             第一集 纨绔少年
 
                第一章
 
  清幽山下,郁郁葱葱的树木之中隐隐露出一些青砖红瓦,不时还传出一些嬉 闹之声,那里便是清幽山庄。山庄的主人是一男一女,男的是青猷门现任门主的 师兄,叫楚云逸,在修真界也算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女的却是一个式神使,来 自大陆有名的豪族千幻家族,她的名字叫千幻冰雪,曾经的大陆第一美人。 
  当初楚云逸与千幻冰雪的结合可是受到了重重阻拦,不管是青猷门还是千幻 家族对于此事都是持否定态度。毕竟一个修真者,一个式神使两者的结合总会让 人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既不门当,也不户对,这样的爱情自然是属于被封杀 之列。
 
  为此楚云逸和千幻冰雪私奔到了这偏远的清幽山,建立了这个清幽山庄,招 了些丫环婢女过起了夫妻生活,不久就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那便是我— —楚难。我不知道老爸为什么会给我取这么一个怪怪的名字,或许是看老妈生我 时有点难产便取楚难这个名字作下纪念吧。
 
  我出生后不久,青猷门的掌门也就是我老爸的师傅便挂了。那个时候我老爸 带著我老妈还有未满周岁的我连夜兼程赶去青猷门祭奠他师傅,现在回想起来依 稀还记得当时老爸哭得很惨,大声地哀嚎什么:苍天你太不公啊,大地你太不平 什么的。老妈倒没怎么伤心,晚上老妈喂我吃奶时我甚至看见了她在偷笑。 
  后来老爸的师弟陈逸飞作了青猷门的掌门,陈逸飞是与我老爸同穿一条裤子 的师兄弟,于是那些私奔的问题便不再提起,青猷门也正式承认了我老妈的身份。 
  但是千幻家族却始终不承认我老爸的身份,一直骂他拐带良家妇女,教坏人 家小孩。
 
  等我长到十岁的时候,我老妈和老爸就我未来该学什么发生的分歧。老爸认 为修真有前途,你看看现在修真多火,下山一抓一大把全部是修真,而且修真可 以御剑飞行,赶起路来省时省力,实在是居家必备的好技能啊。老妈认为我该继 承他们家族的特色,做一个式神使,打起架来只需召唤出式神然后坐在旁边一边 嗑瓜子一边等式神解决对手就可以了。
 
  正当他们争执不下时发现我刚好在他们旁边玩耍便把我抓过来问道:「楚难, 你想学什么?」我玩得正爽,被他们一把打断,心中自然不爽,大声说道:「我, 我,我什么都不学!」结果在老爸准备整治我之前被老妈拦住,老爸不满的说道: 「再这样下去,会把他惯坏了。要不我明天送他去青猷门,让小飞子来管教他。」 
  老妈温柔的抚摸著我的头道:「儿子还小,等几年吧,等他大些了再说。」 
  就这样我又潇潇洒洒的玩了三年,在这三年里我是好事不做坏事做绝。偷婢 女的肚兜,强吻丫鬟那是常事,连老妈也开始受不了我,于是答应了老爸,准备 把我送上青猷门。但是老妈也有个要求,就是依然要继承千幻家族传给我的式神, 其实也就是当初我老妈从家族里面偷出来的东西。
 
  临走之时,老妈把我拉到一边,递给我一个大大的棉花糖道:「难儿,这就 是我们家族世代相传的式神,你要记得好好培养它,每天多与它作些心灵上的交 流。」
 
  我怀著满腔的疑惑从老妈手中接过那个大大的棉花糖,入手还挺重的,看来 还不是简单的棉花糖,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想到这里我提口就咬了一下。哎哟, 还挺甜的嘛,正当我要接著咬下去时老妈已经揪住我的耳朵,怒喝道:「小混蛋, 你做什么,这是式神!」
 
  「哦。式神,没听说过这个牌子的棉花糖啊,很有名吗?不过还是很甜。哎 呀,老妈你怎么揪我耳朵啊!」我一脸无辜的望著老妈。
 
  老妈失望到极点的看著我,指著我手中的棉花糖道:「这是你以后保命的东 西,你千万不能把它给吃了,等它自己出来你就知道了。哎!」那个时候我一直 弄不懂这个叫式神的棉花糖为什么不能吃,直到后来我才明白。
 
  我抱著棉花糖坐上的老爸的飞剑,看著在不远处向著我不断招手的老妈,心 里忽然有点失落,这次一去青猷门就要离开老妈很长一段时间,从此再也没有人 会在老爸打我之际冲出来拦著老爸了,至于青猷门那些劳什子人我从来都没有好 感,因为前次上青猷门,那些人净是捏我的脸蛋掐我的屁股。
 
  飞剑飞得很快很稳,转眼间老妈那美丽的容颜就消失在遥远的身后。怀抱著 临走之际老妈交给我的棉花糖,不禁有些怀念起在家中老妈的关怀与慈爱。 
  万里青猷一夕而至,飞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观赏沿途的风 光已经到了青猷门。在青猷山下,老爸收起了飞剑,带著我漫步走上山去,老爸 可不敢直接驾驭飞剑冲上青猷门,以前有个人做过,结果是被青猷门的飞剑防空 系统射成了刺猬。
 
  青猷门的弟子看见老爸都点头行礼,向师伯问好。自从老爸的师傅去世以后, 论辈分也就老爸和他的几个师弟最高了,其他弟子都小了他们一辈,看见他自然 是要行礼问好,连带我也沾了点光。
 
  「师兄你今天怎么有空回青猷门?嫂子怎么没有跟来?」上得青猷山,老爸 的一大帮子师弟们就迎了上来。接著他们看见了老爸后面的我,都笑著道:「小 楚难也跟著来了啊,想想我们师兄弟都十三年没见面了,上次见面时小楚难还在 吃奶,现在都如此大了。哎,师兄你这次既然来了就多住一些时日吧。我们好好 聊聊。」
 
  我对这帮子人可是没有半分好感,当初就是他们乘机捏我脸蛋,掐我屁股, 我记得可清楚了。
 
  「小难,叫师傅!」老爸指著其中一个看上去最威风的人对这我说道。
 
  那人连忙道:「师兄这是为何?」
 
  老爸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对著那人说道:「逸飞师弟啊,你不知道,这 个小子可顽劣了我都教不好他,只好把他送到你这里来,希望你能严加管教。」 
  老爸说完还叹了口气,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哦,原来他就是老爸的掌门师弟陈逸飞,我细细的看了他一下,不看还好, 一看之下顿时有些怒意,他就是当初那个乘机掐我屁股的人,别人都只捏了下脸 蛋,他却狠狠地掐我屁股。于是很自然地,我对老爸说道:「我不拜他做师傅, 他当初掐了我屁股。」
 
  我如此一说,陈逸飞到没有什么尴尬,而是惊讶的说道:「想不到连那么小 的时候的事情他都还记得,真的是天才啊,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教好不 会让师兄你失望。哦对了,当年嫂子不是和我们说要让他做式神使吗?」
 
  老爸道:「无所谓了,反正式神使没有什么要学,只是需要继承式神便好, 如此顺便让他学习一下我们青猷门的各种东西,双向发展对他以后也有好处。」 
  众人连说也是也是。接著就是强迫我拜师的典礼。虽然我也曾宁死不屈,甯 危不惧。但是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儿子还是倔不过老头。
 
  典礼一完成,我就成了青猷门门主陈逸飞的第三个弟子,在我上面陈逸飞一 脉有一个师姐一个师兄,我是他最小的一个弟子了。
 
  「沧海,带你这位小师弟先去熟悉一下青猷门的环境。」陈逸飞吩咐道。 
  「小师弟,走,师姐带你去熟悉一下青猷门。」一个甜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 起,我抬起头就看见了那张极美的脸蛋,明眸皓齿,樱唇琼鼻,身上还散发著一 阵淡淡的香味,很好闻很好闻,我实在没有想到青猷门居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起码现在除了我母亲之外我还没有见过比她更美的女人。记得前次上青猷门,看 见的那些个女人都是骨灰级恐龙,这个美女是哪里来的?还是我师姐,看来以后 在这里的生活也不是太惨澹。
 
  跟随著沧海师姐离开拜师的大殿,在青猷门四处闲逛,许许多多的青猷门弟 子看见我们都会上来向沧海师姐问好,有和我一样喊师姐的,也有喊师妹的,最 搞笑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跑过来喊了沧海师姐一声:师奶奶!
 
  哎,有的时候辈分和年龄是没有关系的,年龄越大并不能说明你辈分越高。 
  相反像我,才十三岁,但是在这个偌大的青猷门我的辈分也仅次于和掌门一 辈的人,至于其他弟子最多只能喊我师弟。
 
  老爸在送我来四天之后便离开了青猷门,临走之际还不忘嘱咐我要听话,也 没忘了嘱咐他那个逸飞师弟对我严加管教。
 
                第二章
 
  老爸走后不久,我就被逼跟著师姐师兄学习起来,首先学的是御剑飞行,这 个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法术,有了这个法术,打不过时便可以逃跑,而且以后 出去办事也方便,飞剑一动,千里之外瞬息可到,比起那些辛辛苦苦用两条腿赶 路的方便了不知道多少倍。
 
  「喂,你还抱著这团大棉花做什么!」沧海师姐看见我准备练剑之时还抱著 那棉花糖不满的喝斥。自从老爸走后,她就再也没有以前的温柔,动不动就喝斥 我,时不时还给我几拳几脚的,那些老混蛋们看见了也不管她,反而点头微笑, 气死我了。
 
  「这个是式神,不是棉花,我妈和我说过这东西是给我保命的。」我一边说 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著沧海师姐的反应,生怕她再跑来给我几下。
 
  「我不管这些,现在你要练剑,把它给我放下来!」沧海师姐的语气已经很 硬了,似乎又有冲过来教训我的事态,没办法,我只得把棉花糖放到地上,走到 师姐身边。
 
  沧海师姐递给我一件东西,道:「拿著,我来教你练剑!」我疑惑的看著沧 海师姐手中那比我整个人还长的东西,吞吞吐吐的说道:「师姐,你………你… …。不是要教我练剑吗?给我长矛做什么?」
 
  沧海师姐怒道:「你看清楚,这是长矛吗,这是长剑!」说著还拔了出来, 一阵龙吟后,一道寒光闪起。我看著沧海师姐手中寒森森的长剑,颤抖著说道: 「师……。师姐,这太……太长了,我…我怎么用啊?」
 
  「我不管,你能用也得用不能用也得用!」沧海师姐蛮横不讲理,硬生生的 把那把长剑塞到我手里,于是矮小的我舞动著比自己身躯还长的长剑,时不时还 重心不稳跌倒在地,引得周围的师兄们一阵大笑。
 
  练完一天剑,我已是四肢发麻,浑身无力。早知道这样,当初和老妈说做式 神使多好,磕磕瓜子看式神打架,然后收拾一下场地就可以了。
 
  抱起棉花糖,踉踉跄跄的走回自己的屋子,在路过沧海师姐的闺房时我听见 有水声,以我在家多年偷窥的经验,这个时候她定然是在洗澡,想起了她那绝美 的容貌我的心又开始天人交战起来,去偷看吧,如果被发现肯定逃不过一顿暴打, 不去似乎有点可惜了,多美的容貌啊!就这样我在沧海师姐的闺房前走来走去, 最终色心滋润了色胆,色胆控制了行动。
 
  我将棉花糖放在边上,然后慢慢靠近师姐闺房的窗户,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在 窗户上戳了个小眼,把眼睛凑了上去向里面观望。
 
  房子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浴盆,浴盆上方雾气腾腾,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师姐 那洁白如玉一般的手臂抓著一个水瓢往自己身上淋水。
 
  过了一会儿,雾气淡了些,不过很让我失望的是我个子矮了点,从外面看里 面的视线才刚刚和浴盆的边沿平齐,无法看到更深人的情景。
 
  想来想去,我决定冒险一搏,缓缓地爬上了窗棂,在上方再戳了个小洞,把 眼睛凑上去再往里面瞧。现在的位置正好,视线角度绝佳,浴盆里面那美妙动人 的肉体给我看了个一清二楚。
 
  那肌肤,如玉似雪,那胸脯,如同平原上的雪山颤颤巍巍,而那山顶上的两 颗似红玉一般的樱桃更是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敢肯定,这是我这十三年以来所 偷窥过的最美妙的女人肉体!
 
  直到沧海师姐洗完澡穿上衣服我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回去之后 脑海中却不断地浮现出师姐那美妙的胴体,那绝美的容颜,结果当夜居然做了个 春梦。
 
  从此之后我白天练剑,晚上回屋之时顺便偷窥师姐洗澡,日子也还过得悠哉 悠哉,至少不会太无趣。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偷窥师姐的事情终于在这一天东窗事 发。
 
  这已经是我进入青猷门的第二个年头了,这天我依旧像往常一样来到沧海师 姐的闺房前准备偷窥,现在的我身材已经足够高了,不用再象以前那样爬窗棂了, 直接把眼睛凑上去就可以看个一清二楚。
 
  或许是今天起床之时忘记了给祖师上香,反正运气坏到了极点。正当我趴在 窗棂上看师姐脱衣服看得正入神的时候,大师兄来了,他看见我趴在窗棂上往里 面瞧就喊道:「阿三,你在这里做什么?」阿三是大师兄给我的绰号,因为我是 师傅的第三个弟子,所以大师兄喊我阿三,沧海师姐一般喊我小三子。
 
  大师兄的这一声叫喊把沧海师姐惊了一下,她唰地一下重新穿上衣服提著宝 剑冲了出来。
 
  大师兄一叫我就知道不好,看见沧海师姐提著宝剑怒气冲冲的走出来我吓得 直发抖,这下可大事不妙,以前我在家里偷窥丫环们洗澡时也曾被发现过,那时 在老妈的保护下每次都是不了了之,这回老妈远在万里开外,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小三子,你在外面看了多久?」沧海师姐怒气冲冲的问我。
 
  秉承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教诲,我照直说道:「两年,我两年前来这里时开 始偷窥的。」
 
  「你,你…………。」沧海师姐气红了脸,提剑向我砍来,看著那寒光闪闪 迎面而来的宝剑我差点吓得尿裤子,幸好这时大师兄出手替我挡了一下,于是我 保住了一条小命。
 
  沧海师姐不依不饶,一边喊著她要杀了我一边用剑向我攻击,我则是连忙躲 到了大师兄身后,这个时候还是大师兄的身后比较安全。大师兄替我挡住了沧海 师姐的攻击,对著沧海师姐劝道:「沧海师妹,小三他年龄还小,不懂事好奇心 重点很正常,你就别往心里去啊。」
 
  「他年龄小?十四岁不小了,好奇心重就可以来偷窥我洗澡?不行我要杀了 他!」沧海师姐依旧不肯放过我,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起码看起来比那些被我 偷窥的丫环们生气多了。
 
  大师兄也拿沧海师姐没有办法,最后还是师傅逸飞来了才劝住沧海师姐,不 然我相信沧海师姐一定不会放过我。
 
  自这件事后,我再也不敢来偷窥沧海师姐,因为她洗澡时把剑放在了浴盆旁 边,我相信只要我一靠近她的窗子,她一定会使出飞剑将我斩杀,我没有理由为 了一个女人失去性命,虽然她很漂亮,但是我也做不出为了一棵小草而放弃整片 森林的蠢事。
 
  失去了偷窥的机会我的生活开始变得简单无聊起来,每天就是练剑练剑再练 剑,除了练剑什么也不能做,时不时还要承受沧海师姐的暗中报复。
 
  转眼又是一年,在这三年之中我除了学会御剑飞行外什么也没有学会,让曾 经夸我是天才的师傅逸飞大失所望。不过在这一年中那个棉花糖倒是变得诡异起 来,晚上经常散发出一种幽幽的蓝色萤光。
 
  今年也是我在青猷门的学艺的最后一年,因为我父亲在三年前离开时曾经和 陈逸飞说三年之后来接我回家,所以陈逸飞为了和我父亲有个交代在今年特地加 重的对我的训练,不想我还是那么懒散,还是除了御剑飞行什么也没有学会。陈 逸飞也拿我没有什么办法。
 
  这天是青猷门每三年一次的审核大会,过了这个审核大会的弟子就可以下山 斩妖除魔了,所以所有的弟子都磨拳擦掌跃跃欲试,想来他们也闷不住了,青猷 门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太单一。
 
  所谓审核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去青猷山附近的魔谷中杀几只魔物,拿回他们 的魔心。当时我想其实这个审核漏洞很大,魔心在市场上有的卖,只需一点金钱 就可以买到最新鲜最火辣的魔心,我不知道以前是否有弟子这样做过,但是这对 于我这种想下山却又没有什么真本事的人来说的确是个好法子。
 
  可惜我运气太坏,师傅逸飞见我年龄还小,怕我有什么闪失,让沧海师姐和 我一起顺便照顾我。有了沧海师姐这个障碍,我的计画只好破产,因为我知道沧 海师姐肯定不会赞同我的计画。
 
                第三章
 
  随著青猷山掌门的一声令下,整个青猷山像被捅了的马蜂窝一样,无数的飞 剑嗡嗡飞起,载著那些青猷门弟子飞向四周的魔谷。看著那些师兄师弟师侄孙师 侄那兴奋的样子,我不禁为将要面对他们的魔物们默哀。
 
  我和沧海师姐是第一个启动却是最后一个出的青猷山,因为我的飞剑在半山 腰掉了下来,把我摔了个七晕八素,等我爬起身时,那些青猷门弟子早出了青猷 山。有了飞剑下坠的经历之后我再也不敢自己驾驭飞剑了,便要沧海师姐带著我, 很奇怪的是沧海师姐居然答应了,这点可不太符合她的性格,难道女人都是心软 的动物?
 
  沧海师姐倒也没做什么,只是要我站好然后就启动了。嗖的一下飞出老远, 我差点站立不住只好抱住了沧海师姐的腰。我一抱她的身子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飞剑随著她的颤抖也来了个眼镜蛇机动,差点又掉了下去。
 
  「你抱我做什么?」听声音沧海师姐相当不满。
 
  「我……。我……。站不稳。」
 
  沧海师姐不再作声,只是专心致志的驾驭著飞剑向著东方的魔谷飞去。我在 背后紧紧地抱著她,感受著她那玲珑的曲线,感受著她那挺翘浑圆的臀部,我的 ………第一次对著女人翘了起来,顶在了沧海师姐的臀部。哎,今天早上起来匆 匆忙忙忘记穿上小裤了,生理上有点舒爽的同时心理上却有点恐慌,生怕沧海师 姐回过身一脚把我踢下去。
 
  沧海师姐似乎也感应到了,回过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道:「我数三下,自 己缩回去,否则我来帮你!」哎,沧海师姐就是沧海师姐,心软也只是暂时的, 这不,又回到了当初那个冷辣的性格。
 
  「一。」
 
  我的那里没软反而更硬了一些,没办法,那个地方总是男人的弱点,是第二 生命,它的软硬一般不受控制。
 
  「二。」
 
  我还是没能软下来,虽然我尽力不去想,但是血液还是要往那里郁积。
 
  「三!」沧海师姐三字一出口,我就知道不妙,只见她伸手往后一把抓住我 那里用力一捏,那东西立即像一条死蛇一下倒了下去。我是痛彻心肺,惊叫道: 「你,你,你……我要告诉我老妈!你捏我那里,以后我家断了香火怎么办?」 
  「不会,我下手很有分寸!」沧海师姐头都不回,继续驾驭著她的飞剑。我 是再也不敢和她过于靠近,免得又来一下。
 
  过了一会儿,沧海师姐停下飞剑落到了地上,看著四周黑漆漆的山石,我就 知道是魔谷了,因为除了魔谷的山石因为长期沾染魔气是黑的以外其他地方的山 石都是灰色。一般来说,一个魔谷里面会有一些魔物魔兽之类的东西。如果运气 好,还可以遇到那种价值连城的黄金魔鼠,如果运气不好,里面等待你的就是魔 鬼。
 
  我们的运气不算好也不算坏,四处搜寻了一遍找到了几个不大不小的魔物。 
  沧海师姐只是轻轻的一挥剑便送这些下等魔物见他们的老祖宗去了,我则是 在后面帮她收集魔心。
 
  魔心与人心不同,一般人心都是红彤彤血淋淋而魔心则是黑色的像木炭一样 的东西,这点还是比较好,要真的与人心一样,恶都恶心死了。
 
  沧海师姐越杀越兴奋,越兴奋就越往里面奋力的杀,无数的魔物就这样惨死 在她的剑下,心脏到了我的手中。一路往里面不知道杀了多远,沧海师姐估计有 点疲倦了,便停了下来,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
 
  我刚要坐到她旁边,她就指著一边的草地说道:「坐那边,离我远点!」看 来她还是对于我刚才乘机抱她印象深刻,连坐也不与我一起坐了。
 
  我看了看那片草地,是魔谷特有的魔针草,这种草像针一样,但是比针软, 刺不穿鞋底,不过刺穿衣服还是可以的,我一坐下去岂不是要享受屁股被针扎的 痛苦么。「师姐,这,这是魔针草地啊!」
 
  「那你就站著好了。」看来沧海师姐是决心不再让我贴近她了。我也不敢违 拗她,毕竟她的飞剑之术太恐怖了,只好站在那里。
 
  忽然山谷深处传来一阵阵牛一样的叫声,很是响亮,比起初遇到的那些魔物 叫得威风多了。一时之间,整个魔谷风鸣鹤唳,无数低等魔物四处狂奔。一看见 这阵势,我有点害怕了,对著沧海师姐道:「师姐,我们先回去吧,反正手中的 魔心已经足够通过审核了。」
 
  沧海师姐想也没想就说道:「要回去你一个人回去。」说完站起身来往魔谷 深处行去,似乎是想去找那个大喊大叫的魔物。我心里暗暗叫苦,这个时候叫我 单独一个人回去那是不可能,只怕还没到谷口就已经被魔物们干掉了,只好硬著 头皮跟在沧海师姐后面。
 
  越往里面走魔物越多,此时那些魔物都在疯狂的向谷外跑,似乎谷中出了什 么让它们害怕的东西。「里面是不是魔鬼?」我想起了种种关于魔鬼的事迹,颤 抖著问沧海师姐,心里十分的害怕。
 
  「不是,魔鬼叫的声音没有这么大。」沧海师姐有些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似 乎是瞧不起我的胆小。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看来它也在朝著我们这边行进。很快,它就到了我们面 前。我仔细的打量了那个东西一下,不是魔鬼,应该是一种比较特殊的魔兽。它 浑身长著无数的触手,中间是一个圆滚滚肉墩墩的身子,两个金币般大小的眼睛 长在那圆肉球中间,此刻正注视著沧海师姐。
 
  「淫兽!」沧海师姐惊叫了一声。
 
  淫兽?那个胖敦敦圆滚滚浑身长著触手,上面还流著粘液的东西就是臭名昭 著的淫兽?淫兽是淫魔一系的旁支,属于高等魔物,它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很强, 而且它还有一个令天下女人谈之色变的能力,那就是淫。沾染上了它的血液,只 要是动物就会发情发春,必须不停的交合才能解决问题,否则必定欲火焚身而亡! 
  它的臭名也正是来自于它的这项能力。
 
  「师姐,我们回去吧。」其实我倒是不怎么想回去,这也只是说说而已,淫 兽的速度太快了,想在它眼皮底下祭起飞剑逃跑谈何容易。而且沧海师姐更是一 个不肯轻易服输的女人,她一定不会轻易的离开。
 
  果不其然,沧海师姐听了我的话,没有任何要走的表示,反而祭起了飞剑向 那浑圆浑圆的淫兽身体攻去。我就坐在旁边看戏,对于沧海师姐的能力我还是深 信不疑的,别说这小小的淫兽,就是淫魔亲自前来,我也相信沧海师姐能够摆平。 
  当然,我现在心中最想的却是在沧海师姐杀死淫兽的同时沾染上淫兽的鲜血, 那个时候,嘿嘿…………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飞剑并没有刺中淫兽的身体,而是被淫兽那长长的触手拨 到了一边。飞剑与淫兽触手相交时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有点类似于刀剑相交 的声音,这更是让我傻眼,原来淫兽居然有如此厉害,看来青猷门祖师所写的那 句:飞剑一出,诛杀淫兽数百,淫魔数十全是是骗人。
 
  淫兽拨开飞剑之后立即挥舞著长长的触手向著沧海师姐席卷而去。我则是在 心里暗暗祈祷:师姐啊师姐,你可千万要撑住啊,一旦你倒了我也就成了这可恶 淫兽的盘中餐了。
 
  沧海师姐见那淫兽拨开飞剑,皱起了眉头,口中念起了驭剑的法决。那本已 
  被淫兽拨开的飞剑在沧海师姐的控制下划了一道漂亮的圆弧从另一侧攻向了正在 
  前进的淫兽。
 
  淫兽嗷嗷叫著再次挥出长长的触手,击向向它飞来的飞剑。不过这次的飞剑 明显和第一次不同,似乎带了点别的东西,看来淫兽这次肯定要吃亏了。师姐啊 师姐,想不到你如此厉害,居然练会了这种驭剑术。
 
  如我所料,在飞剑与淫兽触手接触的那一瞬间,淫兽发出了震天的吼声,几 乎把我的耳朵都震聋了。淫兽的触手被飞剑硬生生的斩了一条下来,触手的断口 处一片焦黑,看来是火焰剑决。虽然我不会使,但是这种剑决的威力和创口的模 样我还是认得。
 
                第四章
 
 但是让我诧异的是那淫兽被斩断触手之后只片刻立即从断口处重新长了一条 
  新的出来。那条新的触手和以前的那条看上去并没有分别,一模一样。沧海 师姐似乎也有点焦急起来,驱动火焰剑决,刷刷刷一下斩掉了淫兽数十条触手, 令人失望的是那些触手很快又长了出来,只不过延缓了淫兽前进的速度。
 
  沧海师姐眼见攻击淫兽触手没有什么效果,飞剑方向一转,攻击淫兽的身子 起来。不过要攻击淫兽那数十条触手中间的身子谈何容易,费了半天劲,连淫兽 的毛都没有摸到,反而是被淫兽欺到了身前。
 
  淫兽挥舞著它那长长的如同蟒蛇一般的触手,向著沧海师姐卷过去。对于这 种冒著粘液的恶心东西,一向有洁癖的沧海师姐自是不能让它近身,不停的腾跳 飞跃躲避著淫兽的攻击,虽然也都躲了过去,但是样子还是显得有点狼狈。 
  这种近身搏击,飞剑的效果显然不是很好。沧海师姐把飞剑收回手中,时不 时斩掉一些攻击向她的触手,但是淫兽会马上长出来,整个场面看上去对沧海师 姐相当不利。
 
  这样打了约莫一个时辰,沧海师姐已经有点气喘了,浑身香汗淋漓,腾跳之 间也不如刚才灵活,有好几次都差点被淫兽的触手绑住,险情频发。那淫兽还没 有什么劳累的迹象,倒是越来越凶悍了,几十条触手舞得呼呼生风。
 
  忽然,那淫兽的小眼睛眨了一下,接著一条长长的触手向我卷了过来,我吓 得直往后退,沧海师姐飞身过来准备斩断这条攻向我的触手,不想那淫兽颇为狡 猾,触手凌空改变了方向,向正在空中的沧海师姐卷了过去。
 
  沧海师姐在空中不好转身,只得用剑来斩,刷的一声将那条触手斩断,但那 淫兽却像坚定了决心要乘机一把把沧海师姐拿下,数十条触手连续不断的向著沧 海师姐卷去。刷刷刷一连数声,斩断了不少触手,却始终没能挡住淫兽的这次攻 击,毕竟沧海师姐太累了,一个疏忽之下,被一条长长的触手缠住了身子。沧海 师姐强自忍著要呕吐的欲望,拔剑斩断这条缠住她身子的触手,却已迟了,片刻 之间上十条触手一齐卷过来,将沧海师姐牢牢缠住,连剑都掉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这淫兽太厉害了,居然连沧海师姐都打不过,看来这次是在劫 难逃。可怜我活了十六七年,还是处男一个就要去投胎转世,不甘心啊,虽然有 沧海师姐这个大美女陪著,还是不爽郁闷到极点。
 
  淫兽已经将不停挣扎著的沧海师姐拖近了它的身子,同时也没有放过我这个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几条触手一起向我卷来,我可没有沧海师姐的本事,只躲了 两三下便被触手绑住拖向了淫兽的身子。
 
  很快便到了淫兽那圆滚滚的身子前,已经可以看见淫兽那口小细牙,就是这 口小细牙等下会送我们去投胎。
 
  沧海师姐有些歉意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是因为没有听我的话执意要杀淫 兽,导致现在的局势而感到抱歉。我倒是没有什么不满与怨恨,毕竟当初留下来 我也是不怀好心,只是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罢了。
 
  淫兽的身子靠向了我,看来它是要先吃我,然后再享受沧海师姐了。那一口 细密的牙齿闪著莹白的光芒,向著我的颈部咬了过来,沧海师姐闭上了眼睛,似 乎不想看见我被淫兽咬噬的模样。
 
  我自然不会一动不动任它咬噬,头很身子都很剧烈的挣扎,它那一口没有正 中窝的颈部,反而偏在了肩膀上,一股剧痛从肩上传来,差点让我晕了过去。我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在淫兽咬我的同时我居然也咬住了它,或许这个动作用鬼 使神差更合适吧。
 
  那淫兽的身子却不如触手一般坚硬,咬上去比较有肉感。淫兽被我一咬,可 能是吃痛的缘故咬住我肩膀的牙齿居然松了一下,我大喜过望,立即加劲死死咬 住淫兽的身子,沧海师姐则是惊讶的看著,要是她,绝对做不出来,因为她有洁 癖。
 
  咬了一会居然咬穿的淫兽的皮肤,一股腥臊的液体冲进了我的喉咙,但是我 依旧没有松口。淫兽却松开了我的肩膀,开始挣扎起来。
 
  不一会儿,淫兽忽然仰天悲鸣,似乎很是痛苦,接著那圆滚滚的身子一阵颤 抖,暴裂开来,沧海师姐和我都被那股暴裂的力道推到一边,倒在地上。满天的 淫兽碎片像下雨一般落在我和沧海师姐的身上,我又侥幸逃过了一劫。
 
  但是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整个身子像火烧一样,痛苦难当,下面那被 沧海师姐捏软的东西又翘起来,斜斜的指向天空,给我的下面搭了个大大的帐篷。 
  淫兽之血果然不同凡响。
 
  身下倒没有被魔针草刺的感觉,可能是魔针草也感染了淫兽之血,俯身交合 去了吧。沧海师姐的脸也很红很红,我估计她也被淫兽之血沾染到了,毕竟刚才 那淫兽爆裂之时血肉漫天飞舞,落得我们满身都是,想不被沾染到肌肤那不可能。 
  我忍不住了,站起身来颤颤巍巍的向著沧海师姐走了过去。此时我相信我的 样子一定很吓人,沧海师姐那红彤彤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恐慌,口中急切道:「不, 不要过来!」看来她也快控制不住了,到了崩溃的边沿。
 
  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气,走到的沧海师姐的身边,口中一边喘气一边断断续续 的说道:「师,师姐,我,我,我实在受不了了!」说完我便扑了上去,此时我 的神智已经被欲火烧得稀里糊涂,不过就算我神智尚清我也会乘机扑上去,毕竟 我本就不是什么君子好人。
 
  「不,不要,不要………」沧海师姐推拒著,不过她的推拒是那么的无力, 和她用飞剑的力度差远了,到后来甚至开始推我一下拉我一下了,看来她心中欲 火和神智的斗争很激烈,不过很快,在我吻住她樱唇的一霎那,所有的推拒都停 止了。
 
  沧海师姐的嘴很小,嘴唇很湿润,吻上去很有感觉。我的舌头强力的撬开了 沧海师姐的牙关,追寻著她的香舌,她初始还不停的闪避,拒绝与我交锋,随即 在我坚持不懈的寻求下,我终于寻到了她的香舌,互相纠缠在一起。
 
  我贪婪地吸允著沧海师姐那香甜的津液,这是我有生十六年以来,所吸允到 最好的美味。以前家里丫鬟们的嘴唇,哪有沧海师姐如此好味,我的鼻息粗重起 来,不停的呼出火热的气息,吹在沧海师姐那娇嫩的脸上。
 
  沧海师姐脸愈发红晕,口中亦开始无意识的呻吟,她也情动了,长长地睫毛 微微的颤动,一双明亮的眼睛柔媚得如要沁出水来一般。
 
  我的手缓慢的伸向沧海师姐的胸部,若在以前,我如此做,只怕沧海师姐会 立即拔剑,让我去与东方不败同志一起修炼葵花宝典,而现在,她只是微微挣扎 了一下,便任由我的手落在了她那高耸的胸脯上面。
 
  沧海师姐的胸部很大,弹性亦很好,比家里那些丫鬟们的手感要好得多。隔 著衣服摸索了一会儿,我觉得不甚尽兴,便将手从沧海师姐的领口伸了进去,继 续探寻著那引人入胜的地方。
 
  好滑,好细腻,如同极品瓷器一般,不带任何一丝瑕疵,血液迅速朝下面那 根东西集中,短短几秒之内,那根东西便从木棒变成了钢鞭,愈发坚硬硕大,紧 紧的抵著沧海师姐那柔软的关键部位。
 
  我觉得我快要忍不住了,一只手继续抚弄著沧海师姐的胸部,另外一只手慢 慢的伸向了沧海师姐的腰间。我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用布条做腰带,不过这样 让我们这些色急的男人少了许多的麻烦,只需要轻轻一拉,宽松的衣裙便自然而 然的分向两边。
 
  我色手乱舞,沧海师姐身上的衣裙纷纷飘落,如同冬日的落雪一般,最后连 肚兜亵裤都没留下,一具玲珑剔透,如同蓝田玉雕刻而成的美丽躯体,就这样不 带任何一丝的阻碍,浮现在我眼前。
 
  几年前偷窥,因为水雾的阻拦,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而如今,沧海师姐身 上的一切一切都明明白白的展示在我眼前。
 
  雪白细腻得近乎透明的肌肤,在阳光下散发著柔和的光芒,高耸坚挺的胸部 上,一颗小小粉红色的殷桃点缀在上面,如同点缀在生日蛋糕上的草莓,让人忍 不住想去含住舔舐。平坦的小腹下,几根细细的绒毛点缀著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我彻底疯狂了,狠狠地将沧海师姐压在魔针草地上,下身的那根钢鞭胡乱的 顶著沧海师姐那迷人的三角地带。我还是处男,对于这一切,都只能凭藉本能来 行动,顶了许多次,都不得其门,我都有些著急了。
 
  或许是我钢鞭上的热度彻底引燃了沧海师姐体内的淫兽之毒,沧海师姐最后 一丝神智亦消失不见,她反手搂住我,下身狠狠地倒撞过来。
 
  啊!我和她同时惨叫一声。
 
  我只觉得下面先是一阵剧痛,接著一种难以言语的湿密紧紧的裹住了我的钢 鞭。一种麻麻酥酥的感觉由下面传来,让我忍不住想挺动。
 
  处女膜被顶破的疼痛,让沧海师姐有了一瞬间的清醒,她又微微的挣扎了一 下,很快那丝清醒便消失无踪,毕竟淫兽之毒可不是浪得虚名。
 
  沧海师姐开始慢慢迎合起来,紧密湿滑的花径紧紧的裹挟著我的钢鞭,层层 叠叠的蜜肉还时不时收缩,让我爽到了极点。我快速的挺动,钢鞭在沧海师姐的 花径里不停地进出,沧海师姐的花唇随著我的进出不停地开合,她的身子也随著 我的挺动不停地颤抖,尤其是那两个高耸雪白的乳峰,一颤一颤让我更加热血沸 腾。
 
  「师弟,你,你再快些啊……」沧海师姐终于彻底迷失了,催促我动作的声 音中夹杂著一丝哭应,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我双手捉著沧海师姐那纤细的腰肢,下身不停地挺动,每一次都深入到沧海 师姐花径的尽头,狠狠地撞击在她花蕊上。
 
  「啊………」
 
  每一次撞击,沧海师姐总要长长地呻吟一声,似乎是极度舒爽,又似乎是极 度苦闷。
 
  百来下的重击,让我再也忍不住,一阵酥麻的感觉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瞬间 扩散到全身。啊——我大吼一声,将全身的精华狠狠地射进了沧海师姐的花宫里 面,沧海师姐被我射得两眼翻白,口中无意识的流出一些口水,雪白的肌肤也泛 起一种艳丽的玫瑰红。她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似乎要把我所有的精 华都榨乾才肯摆手。
 
  我本以为,一次就可以解决问题,谁知道,沧海师姐似乎中毒要比我深,居 然一个翻身,将我压在她身下,继续压榨起我来。很快,我也再度迷失在沧海师 姐那迷人的肉体之中。
 
  在那个温软的肉体上,我不断的挺动著,想把自己心中那股燃烧的火焰发泄 出来。沧海师姐也抛弃了所有的冷傲和矜持,疯狂的扭动著腰身,迎合著我的挺 动。那一刻,我们忘记了一切,心中只有发泄,发泄,再发泄!
 
  最后我也经忘记了我在做什么,迷迷糊糊之中几次和沧海师姐一起到了云霄 之外的巅峰。当我再次清醒过来时,一支冰凉的长剑架在我的脖子上,那是沧海 师姐的飞剑。
 
  沧海师姐的脸色已经回复了正常,之前的红晕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从那依旧 零乱的青丝上还可以看出刚才的疯狂。然而这时的她,眼睛冷冷的盯著我,里面 不带半分情感,手中的飞剑在我的脖子上冰凉冰凉的刺激著我的肌肤和心灵。 
  一个女人和一个她不爱的男人发生关系后会有三种反应,第一种是很顺服的 嫁给那个男人,那是逆来顺受的女人。第二种是自杀,那是意志薄弱的女人。第 三种就是像沧海师姐这样,拿剑砍了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很不幸,我现在就是 她要砍的那个男人。
 
                第五章
 
  「师姐,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只有尽量装无辜,希望沧海师姐能放过我 这一次。至于什么师门和我父亲报仇之类我根本不敢提起,沧海师姐最反感别人 拿长辈和门规之类的东西来威胁她,我敢肯定要要是提起那些,她肯定会毫不犹 豫地杀了我,虽然之后她也要亡命天涯。
 
  沧海师姐看著我道:「你也没有什么大错,要怪只能怪你没有王者之气。我 喜欢的是那种王者之气四溢,称尊天下的人物,不是你这种混蛋无赖色狼加三级!」 
  说完眼中杀机一闪,我知道她要动手了,心中充满了悲哀道:「师姐,你就 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们师姐弟一场,而且刚才我也救了你啊,虽然你吃亏了 些。」
 
  听了我的话,沧海师姐身上的杀气为之一滞,想起刚才的疯狂,脸上那消失 的晕红又悄悄爬了上来,手中的剑也松了松。半晌,沧海师姐将剑撤离了我的脖 子,感受到那份冰凉的离开,我松了一口气。沧海师姐将剑撤回后,对著我说道: 「念在你刚才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不杀你,不过你也不准对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情, 否则……」说到这里,她眼中寒光一闪,盯著我的裆部接著道:「我阉了你!」 
  「放心,师弟我一定不会提起今日之事。」我连忙向沧海师姐打保票,这个 时候还是乖巧点好,不然她一反悔,我可大大不妙。
 
  沧海师姐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迳自驾起了飞剑向青猷们的方向飞去, 我连忙跟在后面。
 
  我们回到青猷门时,已经有很多师兄弟回来了。他们正忙著向师傅师叔献出 自己得到的魔心,师傅师叔都满脸微笑的接过,看来他们很满意这次弟子们的成 绩。看著那排成一排的魔心,我心里暗想,这里面只怕有一半是从市集上买的吧。 
  正当我和沧海师姐要上前献出魔心之时,轰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青猷山。 
  接著我便看到远处有个房顶被狠狠地抛向空中,看那方向,哎呀不好,正是 我住的地方!
 
  众人都惊疑的望著巨响的方向,我则是把魔心丢在地上,快速的朝自己住的 房子奔去。沧海师姐也跟在我后面,因为她住的地方和我相连,我的房子被炸翻, 她的闺房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一众师兄弟看见我们赶去之后才慢慢的跟在后面赶 来。
 
  等我赶到自己住的地方时,不禁感到惊讶万分。我住的房子除了屋顶被炸上 天之外其他地方还是完好无缺,至于师姐的闺房,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丝毫不 曾波及到她那里去。忽然我想起了老妈送给我的棉花糖,那可是我以后保命的东 西啊,不知道有没有受到损伤?想到这里我连忙冲了进去。
 
  棉花糖还是完好无损,不过变大了好多,此刻那棉花般的身子正闪烁著七彩 的光芒,很是诡异。沧海师姐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了里面的情景,一脸的惊讶,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当初天天抱著的棉花糖原来是式神茧,也就是孵化式神的东 西。
 
  看这个样子,应该是我的式神要出来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样?是像老妈的 雾狗一样可爱漂亮,还是像那个淫兽那样丑陋不堪?式神茧上七彩光芒闪烁的频 率越来越快,依稀记得老妈曾经嘱咐过我,在式神出来之际应该念一些口诀,只 是现在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口诀是什么,要是不念口诀,可能会发生爆炸。爆炸? 
  想到这里我连忙跑出了屋子。
 
  轰,又是一声震动整个青猷山的巨响,这次我的房子没能够逃过一劫,整个 门窗之类的东西被炸得四处乱飞,房门好死不死的飞进了沧海师姐的闺房,传来 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看来她的闺房这回也要受到巨大损失。
 
  本来沧海师姐还在庆幸自己的闺房没有被波及,此刻却一脸煞气的看著我。 
  「你做的好事!」
 
  我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刚才的爆炸把我炸得扑到在地,弄了个灰头土脸。 
  看见沧海师姐一脸煞气的看著我,耸了耸肩,我也很无辜啊,我怎么知道它 今天会出来?听见沧海师姐如此说,我一脸无辜道:「我更惨!」沧海师姐看了 看我那连屋顶都没有了的房子,心里的气才消了一些,脸上也缓和下来。
 
  正在这时,我那破烂的房子里面忽然传出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有人吗? 
  这里是哪里?「我愕然的往屋子里面看去,式神茧不见了,里面只有一个穿 著稀奇古怪衣服的少女,此刻正背著我,看不到相貌。
 
  过了一会儿,那少女转过身来,看见门外我和沧海师姐,便走了过来。那少 女的衣服很是古怪,但是不得不承认那衣服很能吸引男人的眼球。不同于沧海师 姐所穿的长裙,那少女的裙子仅仅只能包住她浑圆的臀部,那白皙水嫩的大腿全 露在外面,看得我直咽口水。下面是一双很古怪的鞋子,鞋身是一种皮,鞋筒很 长,直接包住了小腿肚。
 
  目光顺著往上望,她上身的衣服也很奇怪,两只如羊脂白玉一般的手臂全露 在外面,胸部高耸,厄,看上去比沧海师姐的大不少,不知道手感有没有沧海师 姐的好?再往上,是一张精致的俏脸,虽然没有沧海师姐美,但是看上去很可爱, 很天真。那少女打量了我们许久,忽然道:「咦,古代色狼?我是穿越时空还是 破碎虚空到了异世界?对了这里是地球吗?」那个少女问了一连串稀奇古怪的问 题。
 
  这,这还是式神吗?和人没有两样啊。沧海师姐也疑惑的盯著我,意思是她 是谁?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也不知道。那少女接著说道:「你这人,好奇怪哦, 好像我对你有种心灵感应,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不对啊,我一直没见过你,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废话,你是我的式神,自然和我有某种心灵上的感应,不然我危险的时候你 怎么出来?那少女此时已经走到我身边来了,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道:「你还 蛮帅了嘛,对了,帅哥告诉我,这里是不是地球?」
 
  「地球是什么玩意?」我的确没听说过地球,只听说过浑球,我老爸经常这 样说我。
 
  「地球不是玩意,是人居住的地方。」
 
  「哦,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里是水兰大陆青猷山青猷门我住的房间, 而你,是从我的式神茧里面出来的,是我的式神。至于你所说的地球我不知道, 得问其他式神,或许他们也是从地球来的。」
 
  「我是你的式神?」那少女惊叫一声,软绵绵的晕倒下去。倒在地上的少女, 化作了一颗水蓝色的宝石,那便是式神引,召唤式神所用。我实在没有想到,我 的式神居然是这么稀奇古怪的美少女,不知道有什么能力,以后我得靠她保护呢。 
  沧海师姐看著那水蓝色的宝石道:「你的式神好奇怪,据我所知一般的式神 都没有人形,最多是半人形,像山魈和黑鬼修罗。只有传说中的雪女是以人形姿 态面世,不过雪女在传说中是赤足,不会穿鞋。」
 
  我耸了耸肩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式神是家族传下来的,我只是继承家 族的东西。」其实我倒更喜欢人形式神,尤其是美人形态的式神,那样用处可大 了,嘿嘿……。
 
  师傅师叔他们来后看见我那破败的房子,叹了口气道:「没办法了,最近房 间不够,新来的弟子太多,你和他们去挤集体宿舍吧。」于是我就和新来的师侄 师孙们一起住集体宿舍,直到我老爸前来。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5-2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