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紫青双娇](1-22)作者:weychiao
[紫青双娇](1-22)作者:weychiao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天天啪免费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紫青双娇
 

 排版:zlyl
 字数:68466字
下载次数: 279



 


                第一章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昼峨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四川峨嵋山山势险峻,山下的道路崎岖难行,就算有路,也只是羊肠小径, 寻常农夫村民都视上山为畏途,偶有好勇斗狠的年轻小伙子想上山探险,或赌胜 登高,莫不狼狈而回。此山之中,大都是原始的森林,山中的野兽以虎豹最为凶 猛,但其中以猴子最多。
 
  便在这座险峻的深山群峰之中,有一名为观日峰,在此峰上有一金顶寺,这 座庙宇也不知是何时所建,原本已然荒废,但于七十余年前,有一来自襄阳的失 意女子,在此勘破红尘,落发为尼。
 
  此女原本家学渊源,在清修中竟悟得武学之真理,轻功剑技,自成一家。常 在树梢间飞腾,以枝代剑,点刺群猴为戏,日久已每发必中,百无一失,已自是 剑术一流高手。中年后某日于山下救得一孤女,取号静虚,尽心培育,传了衣钵。 
  其后尼姑染疾谢世,而这孤女克绍箕裘,青出于蓝,将师传剑技改进光大, 命名为金顶剑法。静虚曾多次下山在江湖中行侠仗义,二十余年间罕逢敌手。四 十余岁跟随先师步伐出家为尼,退出江湖隐居于山中,潜研内功。
 
  某次下山采买日常用品时,救助一重伤妇人,但这妇人最后终告伤重不治, 所遗两名幼女,便由净虚师太携回抚养。
 
  转眼间十数寒暑,当年重伤妇人所遗的两名幼女,如今已成长为亭亭玉立的 一双姐妹花,姐姐心怡芳龄十八,金顶剑法已有九成火候,而师傅内功元霞功也 告大成,这日傍晚,心怡与年方十七的妹妹芷怡练完剑法后,满身香汗,两姐妹 并肩坐在后园闲话,两人都正是青春年少,对未来充满幻想,谈没两句就聊到要 师父让她俩去闯荡江湖的事来。
 
  芷怡道:「姐,我们每天在这山上,实在太也无趣,何况我们功夫也都有一 定火候,我看也不输于江湖上那些所谓高手大侠,我们何不一起去求师父让我们 下山去闯闯?
 
  心怡听了,心中觉得正合她意,却淡淡的道:「可能是师父看我们武功还没 有大成,怕我们在江湖上吃亏,所以要我们再修练几年再下山吧!」
 
  芷怡道:「唉!姐,你也真能捱啊!在这山上闷也闷死我了,你也就行行好, 和我去求求师父,让我们下山去开开眼界吧!」
 
  心怡:「好吧!那等晚餐时,我们一起去跟师父说吧!」
 
  芷怡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姐姐!」
 
  心怡笑道:「我不和你去跟师父说项,难道就不是你的好姐姐了?」说完, 伸手往芷怡的胳肢窝骚去,芷怡笑着跳开,道:「是!是!」两人一阵嘻闹,之 后又低语一阵,商议如何向师父恳求,就各自梳洗去了。
 
  俩姐妹满怀心事的走向食堂,想到师父不知肯不肯答应,不禁心中揣揣。一 到食堂见到师父端坐于上首等着她们来开饭,心中更是一跳,芷怡一时紧张,伸 出小指勾了勾心怡的衣袖,红着脸叫了声:「师父!」两姐妹这才分别就座。 
  静虚师太见俩姐妹神情恍惚,心中微觉奇怪,这两个爱徒从小有由她养大, 活泼外向,心直口快,怎么今日唯唯诺诺的呢?转念一想,已明其理。
 
  正当姐妹两人心中嘀咕,想要如何开口,师父才会答应,心中千头万绪之际, 静虚师太忽然把项上念珠一扯,双手疾挥,上百颗念珠像是由强努所发,向正在 发呆的心怡、芷怡两人疾射而来,静虚师太跟着双掌往桌面一拍,一大碗菜汤化 作一阵暴雨紧跟着念珠之后向两姐妹直扑而去,姐妹俩正自神不思属,大惊之下, 拔出短剑,各使了金顶剑法中一招「日生鳞波」,剑尖闪烁出无数鳞光,向疾射 而至的念珠迎去,刹那间剑光满室,所有念珠都被俩姐妹一一点落,而剑光也一 一消失。
 
  只见心怡已跪倒在地,衣衫整洁无痕而芷怡则身溅菜汤多处,跪在姐姐的身 边。
 
  心怡道:「徒儿定是冒犯了师父,致师父出手惩戒,我们俩姐妹甘愿受罚!」 
  却见静虚师太笑道:「起来!起来!师父只是试试你们功夫,不要紧张!起 来!起来!」
 
  心怡、芷怡俩人满腹狐疑的慢慢站起,谁都不知道平日温柔可亲的师父今日 此举到底是何用意?
 
  却见静虚师太道:「你们两个想要下山闯荡江湖是不是?」
 
  芷怡道:师父你怎么知道?
 
  静虚师太道:「唉!谁没有年轻过!刚见你们俩个小妮子鬼头鬼脑的我就知 道了!」
 
  芷怡道:「师父你真是明见万里!」
 
  静虚师太笑道:「小ㄚ头不必拍我马屁,养你二俩十五年,这点小心事都不 能了解,那我还算什么师父啊?我刚才只不过是试你俩功夫来着吗!」
 
  芷怡笑道:「那师父您是答应罗!」说完拉住静虚师太的手轻轻摇晃。 
  静虚师太笑道:「你啊!」却转头到向心怡道:「心怡,你剑法内功已成, 师父准许你下山到江湖上去闯荡见识见识!」
 
  心怡大喜:「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芷怡道:「那我呢?那我呢?」
 
  静虚师太笑道:「你满身菜汤的!还敢说呢!你剑法是可以了,但内功还是 不行,你看,姐姐一身衣服都是干的,那是为什么?我刚才以「漫天花雨」的手 法射出念珠,是试你们剑法,而那「雨露均」的一招,就是考较内功了,你姐姐 一霎时之间就运起第五层元霞功将菜汤弹开,而你却像落汤鸡似的……」 
  芷怡道:「那是因为我坐的近些……」
 
  静虚师太道:「不要多说了!心怡,你把随身事物准备一下,这两天就可下 山了!芷怡!你内功再加把劲,我看顶多一年,也就行了,到时候你再下山和你 姐姐会合吧!」
 
  芷怡心中不快,嘟起了小嘴,静虚师太道:你啊!快把内功练好,不要在生 闷气啦!一年很快就过去了。说完静虚师太转身便回禅房,不再理会芷怡、心怡 了!
 
  过了两天,心怡已收拾好随身包袱,便来和师父及芷怡告别。静虚师太只道: 「下山后一切自己小心在意!」便没有话说了。倒是芷怡好像有很多话要交待。 但是被静虚师太喊去练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第二章
 
  心怡叩拜别恩师,就离开了峨嵋山。
 
  下山后走了一天,见到的都是坦荡平原,一时不知要往何处而去,免不了有 些依依难舍的心情,忍不住就流下泪来。好在心怡生性活泼开朗,一转念间忧愁 尽去,也就迈开步伐往未知的前方走去了!心怡下了峨嵋山之后,一路上朝着东 北方而行。
 
  走了两三天,才走到一个人烟稠密的城镇。这位自小就住在深山之中的少女, 第一次看见了美好的城镇和田原,真是心花怒放。
 
  心怡来到城镇之中,向别人一打听,这里叫做关梁镇,是一个水陆的码头, 人蒊也特别的多,南来北往的商人,大部份都聚集在这个镇上,交换货物,客栈 也特别的多。心怡在镇中走来走去的,四处观看,这一切对她来说,真是五光十 色,新鲜莫名,加上她的好奇心,往往看一件事物,都要花费一些时间,慢慢的 去推想,直到夕阳西下这才想到需要找一间客栈投宿。
 
  心怡向着街中四处看看,有很多的客栈,店家正在招呼着客人。心怡找了一 家大一点的客栈,就走了进去,一问店小二,顺着小二的手指一看,就见到了掌 柜的。这掌柜长得五短身材,满身肥肉,只怕有三百来斤,虽然只五十来岁,却 满脸沟纹,加上额头上长了颗硕大肉瘤,可说丑陋异常。
 
  心怡向掌柜的说明来意之后,掌柜的一看,一个单身年轻的姑娘自己一个人 来投宿,心中微感奇异,就笑着说道:「我们客栈都是一些行商,住的完全都是 男人,恐怕对姑娘不太方便!」
 
  心怡道:「大家都是住店,有什么不方便?别人给钱,我也少不了你的,你 只给我一个人找一间上房就好了!
 
  掌柜的说道:「一间房是有,但是我们上房已经没有了,姑娘就委屈一晚, 就住普通房一晚吧!」
 
  心怡心想,普通房就普通房,何况身上带着的银子也不是很多,省一点也好! 就道:「好吧!但就是要干净一点的。」
 
  掌柜道:「敝小号的房间都打扫得很干净,姑娘请放心!」说完,就带着心 怡到西厢地字号房。
 
  到了房间,心怡一看还蛮干净整洁的,就住了下来。
 
  这家客栈之中,心怡一住就是数天。关梁镇十分热闹,对她而言,样样新鲜 有趣,也只能怪她长处深山,没见过的事物太多了!
 
  心怡正当青春期,人类生来的本能,她一点也不缺少,而每天在家客栈之中, 见到很多的卖春女子,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跟那些客人打情骂俏,看得心 怡心神乱跳。
 
  刚一开始,心怡对于这些男女的挑逗还有些脸红,经过了两次,她觉得满有 意思的。每当她走过这些客人的面前,大家都会注视着她,而心怡是一个长得很 美的女郎,年纪又轻,走起路来,全身都散发着迷人的神采。
 
  前两天晚上,心怡隔壁的人字号房都没有人,入夜十分清静,所以心怡也就 一夜好眠,觉至天明。但到了第三天晚上,心怡正朦朦胧胧快要睡着之时,忽然 觉得隔壁房有一阵悉悉索索之声,跟着又有一阵「嗯……啊……」之声,之后又 听一个女子叫道:「要死了!要死了……」但又不像是真的痛苦的声调,反而好 像是很愉快。心怡好奇心起,运起指力,将木板墙擢了一个小洞,眼睛就趁着小 洞一看,顿时不禁面红过耳,满身燥热。
 
  原来心怡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脱得光光的,正跪在一个十八、九岁的 躺卧女子面前,男子把屁股向前面挺着,下面的一根肉棒,翘得高高的。 
  那女子正用手在男子的肉棒上摸着,笑嘻嘻地说道:「王老板,你这东西越 来越大了,比上次我摸的时候又大了好多!」
 
  王老板道:「不是长大了!是一个月没有插屄,胀得厉害!」
 
  女子道:「我才不信,你家里有老婆,怎么可能一个月没插屄?」
 
  王老板笑道:「说实在,我实在天天都在想你!夜里做梦有时候还会叫「水 仙」!」
 
  女子笑道:「你做梦叫我做啥!你老婆不会怀疑吗?」
 
  王老板道:「想你嘛!一醒了过来,鸡巴就硬胀得发痛。好水仙!现在给我 弄一下好吗?我都急死了!」
 
  叫做水仙的女子道:「快要天亮了,你不是要回家去吗?」
 
  王老板道:「弄快一点嘛!现在还早嘛!」
 
  水仙道:「每次跟你弄,都是要弄好久才出来,人家都累死了!」
 
  王老板道:「你不喜欢插屄呀?」
 
  水仙道:「喜欢当然是喜欢,我也天天想弄,可是又怕回去晚了挨嫫嫫骂!」 
  王老板这时就把水仙搂着,解开了水仙的衣服,水仙的两个奶子就露了出来, 王老板张嘴就把她的奶子吸到嘴里,吸得水仙嘻嘻的笑着。
 
  心怡从那小洞中,看得很清楚,一看那王老板在吸水仙的奶子,心怡全身马 上就起了作用,浑身都有些麻麻的。心怡就用手捏捏自己的奶子,入手觉得像两 只蜜桃,比水仙的奶子还要大些呢!她是第一次看到男女两人在一块弄这事,引 发了好奇心!
 
  心怡就想要看个明白出来,她从那小洞后面,偷偷的看着。
 
  这时那个水仙就用手把王老板的鸡巴握在手中,前后的套弄了一会。心怡一 看,王老板的鸡巴被套得龟头暴涨得通红,同时变得好大,水仙这时也把双腿张 了开来。
 
  王老板一看,就贴着水仙的屁股,用手在水仙的屄上摸着。
 
  王老板笑道:「现在你的屄毛也比上次长了好多了,小屄也鼓涨得高了一些!」 
  水仙道:「都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嘛!给臭男人弄过之后,屄毛就多起来了, 屄也鼓高了,我听说这是你们男人的那种水射进去得太多了,才会这样!」 
  王老板笑道:「你们楼里燕琦,下面那个屄,一定比你的毛还要多得多吧!」 
  水仙道:「我怎能跟她比嘛!她每天夜里都有客人,有时还不只一个,我们 楼里的所有的客人,都跟她玩过。」
 
  王老板笑道:「我知道,我看到过好几个男人,一到她房中,就把燕琦抱进 怀里!」
 
  水仙道:「燕琦才二十岁,也没有生过孩子,人家骂她是浪骚货。现在我也 明白了,不是她浪骚,就拿我来说,跟男人弄过这事之后,我天天都想弄,如果 没有弄,下面的屄好会痒,痒得厉害了,真的像要命一样!」
 
  心怡听到他们说到屄,就伸手摸摸自己的屄,也有些痒痒的,同时也有些水 流出来了!
 
  王老板说道:「水仙!快嘛!弄一下,我们就回去了!」
 
  水仙道:「先给你插一下,等明晚上吃过晚饭,你来我们楼子里,再好好弄 两次好吗?」
 
  王老板道:「当然好,弄五次我也愿意呀!」
 
  水仙道:「在楼子里比较好,不用像在客栈里担心受怕,怕被你老婆捉奸在 床。」
 
  王老板道:「你趴在床上,把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进去。」
 
  水仙道:「只有这样才可以,上次你叫我睡在桌子上,弄了一次,弄得骨头 都会痛!」
 
  王老板道:「但是桌子上有另外的情趣!」
 
  心怡暗想,这两个人马上就要插屄了,看看他们是怎样一个插法?
 
  王老板将水仙按在床上,水仙就用手趴在枕头上,上身趴下去,屁股翘得高 高的,王老板伸手就在水仙白嫩嫩的屁股上,用手摸着。
 
  水仙道:「你怎么这样喜欢摸我的屁股?摸得我屄里只是冒水!」
 
  王老板道:「你的屁股好白,又圆又嫩,我喜欢嘛!摸到手上,好过瘾呀!」 
  水仙道:「哎呀!我都快痒死了,快插进来嘛!急死人了!」
 
  这时王老板就把鸡巴对着水仙的屁股沟中,上下磨了几下。
 
  水仙也就手伸到屁股后面,抓住了鸡巴,按在屄蒊上,揉了几下。
 
  王老板一低头,就看到水仙的屄口,只是冒黏水,就说道:「水仙!你屄水 流出来了好多,我要插进去了!」
 
  水仙道:「快嘛!里面痒得好要命,狠一点,用力一下顶进去!」
 
  王老板用双手把水仙的屄拨得开开的,硬鸡巴对着那个红嫩的小屄眼,用力 的一顶!心怡就看到水仙把嘴一张,屁股往后一送,王老板又用力的猛顶。 
  水仙就叫道:「哎唷!都插进来了,好胀啊!」
 
  王老板问道:「怎么会胀嘛?」
 
  水仙道:「你的鸡巴太硬太大了,一插进来,猛的一胀,屄口都快插裂了!」 
  王老板笑道:「好舒服呵!鸡巴顶进屄眼里,又紧又热,又水汪汪的,这感 觉好美!」
 
  水仙道:「我也是呀!一弄进屄,屄心上就不痒了,你一抽送,我会舒服得 上天呢!会跟腾云一般样!」
 
  王老板道:「你趴好了,我叫你上一次天好了!」
 
  王老板一说完了,就搂着水仙的屁股,硬鸡巴在屄中就猛顶起来了,一面顶 又一面伸手摸水仙的大奶子。
 
  水仙先是把牙一咬,嘴一张,接着就猛喘了两下,喘过了,就忙着吞口水, 同时屁股也摇起来了!
 
  心怡一看,水仙的屄张得像一个红红的圆洞,中间插进去一根大鸡巴,鸡巴 毛在水仙的屄口上,屄里被顶得骚水只是流!
 
  心怡见他们两人舒服得怪态百出,一会儿是王老板猛顶,水仙就猛喘,又猛 吞口水,口中也「啊……啊……」的连声叫着。
 
  王老板顶了一阵,就把水仙搂得紧紧的,把鸡巴插在屄里,停止了抽送,两 人同时的大口喘着气。
 
  水仙道:「这样插屄真舒服!快顶呐!不顶我会疯呀!」
 
  王老板道:「我怕给你顶得屄里丢出来了,你就不行了!
 
  水仙道:「不会呀!我可以丢两次,不信你就试试嘛!」
 
  王老板听了好高兴,连忙搂着水仙,又把硬鸡巴对着水仙的屄里狂抽猛顶! 
  心怡又一看,王老板把鸡巴拉了好长一段出来,又「滋」的一声的整根顶了 进去,水仙喘得跟牛一样,屁股也猛往后面迎送着!
 
  这时水仙的屄中「卜滋!卜滋!」的响!
 
  两人的力也用得更大了,王老板的肚子碰在水仙的屁股上,肉碰肉的「啪… …啪……啪……」打得好响!
 
  水仙浪叫道:「啊……啊……我的屄呀……好……好舒服……唷……入到… …屄心子……里了……小屄心……要开花了……」
 
  王老板笑道:「你开个花我看看!」
 
  水仙道:「死相呀!小心我把你的鸡巴夹断!」
 
  王老板道:「那好呀!夹断了,一天到晚屄里都有一根鸡巴在里面!」 
  水仙道:「不要说了,用力顶呀!我要丢了!」
 
  王老板又是一阵猛插,得水仙都快趴不稳了!
 
  王老板只觉得她的屄心又是吸,屄口又是夹,屁股又是摇,屄水猛往外流! 
  王老板也用尽了最大的力气,飞快的再狂顶一阵!
 
  水仙就叫道:「啊……啊……我快……完了……」
 
  王老板也是全身发酥,背上一麻一麻的,他搂着水仙的屁股,人就趴在水仙 的背上。
 
  水仙叫道:「哎呀……完了……我丢出来了……好多啊!」
 
  王老板也连喘了两口气:「我也射出来了!」
 
  水仙道:「我感到了,射得好多,都射到我的屄心子上了,好烫、好舒服呀!」 
  王老板道:「鸡巴快软了,不能弄了,我拔出来好吗?」
 
  王老板就趴在她的背上,两人都是又喘又笑的,鸡巴泡了一会,王老板就站 起来,把鸡巴拔出来了!
 
  心怡一看,刚才要插屄时,鸡巴硬翘翘得那么凶,现在插过了,一拔出来, 硬鸡巴就变成了一个垂头丧气的软鸡巴,同时上面还有沾满了白浆!
 
  又一看水仙的屄,张了一个红红的圆洞,洞中的白桨往外只是冒,水仙就连 忙的蹲在地上,把腿分得开开的,让屄中的白桨,往外流出来。
 
  心怡看了这两个人在床上玩屄,玩得好高兴,她也被这一幕情形,引诱得控 制不住了!
 
  看看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客店里除了窗外的蟋蟀声音之外,四周都是静静的。 心怡坐在床上,就把裤子脱下来,对着屄上一摸,屄中流出了好多的水,连裤裆 都湿透了!同时她这时屄里也奇痒起来了,心怡暗想,从来也没有过弄屄的事情, 这次偷看了一次,怎么自己就这样难过?
 
  看那水仙,被男人得只是叫舒服,又叫男人用劲「顶」,这「顶」真会有那 么好吗?如果不好,那水仙也不会要的!
 
  心怡心里有了这种想法之后,自己就用手指对着下面的小屄中抠了一下,抠 得有些痛了,可是手指已经探进去了!她感到一痛,就把手指抽出来一看,屄口 流了一些血出来,她心想那水仙流的是白浆一样的水,我这个为什么流红色水呢? 
  她有些不相信,又再探了一下,这下就不会像刚才那么痛了,她把手指放在 屄里,又轻轻的动了两下,就感到有些快感了!
 
  心怡感到有美的感觉,也连连的用手指对着屄中晃了起来,晃得全身都有些 酥麻的味道,同时口中也会很自然的轻喘了!她在这个房间里,自己弄了很久, 也弄得冒出了白浆来!虽然流了一堆白浆出来,全身都十分的舒畅,可是人也好 累!
 
  心怡就用毛巾把屄上擦了一擦,又在脸盆之中,取出一条毛巾。
 
  心怡暗暗想着,这插屄的滋味看起来这么美妙,我一定要试试……
 
  由于昨晚又是偷窥,又是自慰,心怡隔日直睡到日上三杆,这才起床。起床 后稍事梳洗,就离开客栈,到镇上去逛街了。
 
  镇上繁荣的景象,对心怡真是有莫大的吸引力,只见人来人往,心怡就觉得 十分有趣。加上心怡人又年轻貌美,街上男人莫不投以羡慕的眼光,使得心怡有 点飘飘然的感觉。
 
  心怡在镇上逛啊逛的,忽然目光被一卖女子饰物的小摊所吸引。心怡自幼生 长在深山中,那里见过这些精美的饰品,当下就站在摊前仔细挑选。
 
  那地摊老板是一个约六十岁的老人,见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孩在前面,就道: 「这位姑娘,小店的首饰都是由波斯而来,保证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姑娘可放 心佩带,绝不会有人和你戴一样的!」
 
  心怡听着,「嗯!」了一声,就继续观看那些首饰
 
  那老板又道:「本店价钱公道,一套三两银子,一次买两套,就算姑娘你五 两银子就好!」
 
  心怡听完后心中一惊,心想这些小东西怎么那么贵,自己买一套,再帮芷怡 带一套的话,那就要五两银子,那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啊!心想反正买不起,那 就看个仔细也好,就弯下腰来,就着小摊细细的观察。
 
  心怡今天穿着一套粉绿色的裙装,上半身衣服是交叉摺叠,上半身一弯下来, 衣襟就自然往下掉,而心怡在山上只有师父与妹妹为伴,没有穿着肚兜或束胸的 习惯,这么一来,那雪白的双乳自然的露在那摊贩老板的眼前。而那两颗花生米 大粉红色的奶头,又随着衣衫的摇摆时隐时现,更是多了股刺激感,令得那老板 口干舌燥,裤裆里的老鸡巴举枪至敬。
 
  但无奈实在没有什么钱来买这些首饰,所以心怡看没多久,就起身要走了, 那老板可还没有看够,心中一急,就忙向心怡道:「如果姑娘要买的话,价钱还 可以商量,姑娘何不再考虑看看。」
 
  心怡道:「可以商量,是怎么个商量法?」
 
  老板道:「像姑娘这种美人,配戴这些首饰正是相得益彰,至少也算你五折!」 
  心怡一听,心里不禁松动起来,就又弯下身来继续看那些饰物了,而那老板, 当然又把握机会。大看特看了!
 
  过不多久,心怡便挑好了两件首饰,花了二两银子,得意洋洋的回到客栈, 原来那老板看的过瘾,五折之后又再八折,就以成本价将首饰卖给心怡了。 
  回到了客栈,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心怡草草用完饭后,就急急回房,因为她 见到了昨日那水仙,与另外一个没见过的男人,又要了她隔壁的人字号房,她知 道这两个男女定是不干好事,所以急着回房去观看。又想到昨晚手巾不够用的情 形,经过柜台时,就叫掌柜的多给她两条手巾,但她因心有所心属,就连掌柜的 回话:「毛巾现在没有,要再过一会儿洗衣婆才会送来!」也没有听到,就匆匆 忙忙的回房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5-23更新.